售前咨询:021-61208174
售后咨询:400-694-4481
到达顶部icon
该如何将知识产权研究成果转化为收益该?
智慧芽2017年12月10日200次阅读

目标:

通过合作、授权许可及成立子公司在大学研究中寻找商机,创造收益。


困难:

并非所有研究都能商业化——在合适的时机寻找合适的项目以及合适的商业合作伙伴是一大挑战。


效果:

在全英成功开展多项商业合作,成立多家子公司。快速发现概念所蕴藏的商业潜力,无需手动操作的工具。


Dr Carol David Daniel,知识产权与商业化高级管理顾问,说道:“我们通过智慧芽平台来从商业角度来了解某一发明所在的领域,比如谁在该领域中表现活跃?该领域里是否有大公司参与?这些大公司是否在申请更多专利?这种热潮是否已经退去?可以说我们借助智慧芽平台来了解某一概念的潜在价值。”



能否谈谈你们的具体职责?


我们是大学,不是公司,因此学校里技术转移团队的规模比较小。


我们的职责是评估提交项目的盈利潜力。通常我们开始实施项目是因为有学者打来电话或发来电子邮件说他们有很不错的概念,但不知道这个概念是否能盈利。


所以说我们现在运营的实际上是一个小规模企业,主要吸收纯技术,并让其盈利,同时我们还负责此过程中的一切事务,包括解决资金问题、针对授权协议进行磋商、成立子公司、评估某一项目是否值得推进。”


当我们确定有合适的项目,但该项目需要投入资金进入概念验证阶段时,我们需要想各种办法来融资-我们有时会进行内部出资,有时会设法寻找合作机构,此外还可以大致了解这一技术,厘清谁对该技术感兴趣、供应链情况如何、我们应该联系哪个买家来出售该技术。

 


能否讲讲一些经过你们而实现盈利的项目?


我们让概念盈利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将知识产权授权给现成的公司;如果没有现成的目标公司,或者我们找不到青睐该知识产权的公司,我们就自己成立公司,然后找人来经营。


例如,我们目前成立了几家子公司,包括在苏格兰东基尔布莱德成立的一家工程公司。我们在伦敦也成立了两家公司,主要通过软件即服务的商业模式和少数硬件来提供视觉相关服务,同时我们还有一些公司仍处于前期发展阶段,还在设法筹资进行下一步运作。

 


能否谈谈你们的主要目标?


我的主要目标是设法将知识产权研究成果转化为收益。如果无法实现,我们至少努力让这种成果对社会产生影响,然后我们就可以在2020年或2021年出台的《研究卓越框架》中将这种成果用作案例。这种案例需要提前做好相关准备,因为要展示研究对社会和经济产生的影响,就必须提供案例。所以即便我们无法将知识产权进行许可,或成立子公司,我们仍旧与企业开展了合作,对他们部分产品的研发或改进做出了贡献。


例如,在将研究转变为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有用成果方面,我们发挥了促进作用,——比如在心理学、语言学和自闭症研究上帮助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提高患者的医疗保健——相对于盈利,我们的研究更多的是造福社会。

 


你们面临了哪些严峻的挑战,或者说你们注意到了哪些具体的行业趋势?


我们遇到的困难是,大学的运作和公司不一样,公司会先做一番市场调研,分析哪类产品和服务存在市场空白;然后,他们对这一空白进行分析,并明确提供什么产品或服务来填补空白;最后,他们才会对研究团队说‘这就是我们完成的调研。这是我们需要打造的产品或服务,以便投入市场’。


但大学里是另一种运作模式,因为有多数研究人员是根据自身兴趣而进行研究,结果三年的拨款研究其成果具不具有商业用途并不确定。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帝国理工学院等多数大学都存在这种情况。这些大学都有这样的问题,根源就是研究人员能自由探索无关商业收益的学科领域。不过即便如此,一些特殊情况也时有发生。比如,帝国理工学院和葛兰素史克公司进行合作时,可能会成立研究中心,专业学者在研究中心致力于药物研发和开发等。但总的来说,多数学者都只是凭借自身兴趣提交拨款申请书,研究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其中鲜少有研究能进入概念验证阶段。


作为商业化团队,我们会尝试看看能否筹资让这些概念或学术研究进入概念验证阶段,因为多数行业并不关心前期研究阶段取得的成果。他们希望看到概念验证,以便自己掌握技术,将其转化为产品。所以说,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智慧芽平台如何帮助你们解决这些难题?


我们往往会因为内部流程、程序、委员会、会议而忙得晕头转向,导致我们不能如愿将充足的时间花在处理项目及实现商业化上。


智慧芽平台的作用是,对学者提交的披露内容,它能让我们对其相关技术领域有所了解。其实我们将发明披露称为“创新披露”,因为我们收到的很多概念可能来自卡斯商学院或心理学系,它们并不属于我们所谓的发明,但具有商业化潜力。


关于某一发明所在的领域,我们通过智慧芽平台来从商业角度对其进行了解,比如谁在该领域中表现活跃?该领域里是否有大公司参与?这些大公司是否在申请更多专利?这种热潮是否已经退去?可以说我们借助智慧芽平台来了解某一概念的潜在价值。



在智慧芽之前,您都使用哪些平台?


倒不能说是平台。我以前用过非常相似的工具,但那时的工具需要手动操作。我曾通过欧洲专利数据库了解某一技术是否属于热门,或查看该技术的专利申请历史。这个过程需要手动操作。查询无线射频识别(RFID)时我用的就是这样的方法,但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查询RFID时你会发现,该技术的热度具有周期性:它突然成为超级热门的技术,所有人都在申请相关的专利;然后,它的热度渐减,进入下行周期;接着几年之后,这个技术又逐渐变得热门起来。


在下行周期出售技术无疑会吃闭门羹:这么做只会让自己白忙活,因为这个技术在行业中已不再热门。所以用智慧芽平台来一步了解技术热度,这一点非常关键。

 


您工作背后的动力是什么?这种动力为何对您如此重要?


我喜欢将技术转变为各种产品和服务。


我个人对硬件比较感兴趣,我所说的硬件并非是计算机硬件,而是普通硬件——工程硬件。我在英国技术集团工作了大约6年,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在此期间,我就对硬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英国技术集团是一家技术授权公司,现在还是。虽说这家公司现在主营业务是药业,但在此之前,它的业务覆盖方方面面,所以我那时主要从事电子和信息技术方面的工作。我正是在那里学会了从相关研究实验室获取知识产权,然后向其他公司进行授权。


所以,我一直致力于如何将技术转化为收益,我非常喜欢研究这个领域。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工作。




智慧芽,为研发和IP服务,帮你从专利大数据中获取有价值的技术情报,让创新更早发生。我们成立于2007年,在新加坡、伦敦、上海、苏州都有办公室,2016年获红杉和顺为的C轮融资,拥有全球超过5000家企业客户,客户中除了NASA、MIT这样的国外知名机构,也有包括小米、百度、中国石化、蒙牛在内的国内大型公司。


阅读更多案例,请在此点击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