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行业报告、干货资料、案例分析,都在这里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智慧芽 > 最新动态

疫情之下,知产服务机构该如何自救

智慧芽 | 2020-02-19 |

在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之下,首当其冲的中小企业如何应对非常时期?知识产权行业的服务机构及从业人员,如何在疫情之下顺利推进工作、保证业务进度呢?

昨晚,智慧芽学院进行了一场线上圆桌论坛直播,苏州创元合伙人范成骥、林达刘全国事务副部长王骏顺、隆天知识产权事务所上海执行主任王小兵、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翰四位老师就“非常时期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如何自救”进行了讨论。

错过直播的小伙伴可以扫码观看回放

另外我们也整理了部分文字版,方便观看:

大家好,我是本次沙龙的主持人范成骥,来自苏州创元专利事务所。在这个疫情的特殊时期,响应国家号召,各行各业都延期复工。那么,对于我们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来说,疫情之下,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呢?

接下来,让我们热烈欢迎本次沙龙的三位嘉宾,他们分别是:

北京林达刘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事业发展部副部长:王骏顺

上海隆天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合伙人:王小兵

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翰 


各位嘉宾老师这几天应该已经开始远程办公了,能否请各位老师分享一下这几天来远程办公的情况?预计何时复工?

王骏顺:我们所正月初三开始临时搭建远程办公软件;北京的复工通知发的比较晚, 我们所大概350人,发布之后安排每天10个人左右去公司值班。安排去值班的同事都是相对比较“安全“的,基本上都是春节期间没有离开过北京、走路或者开车能到公司的同事。经过这几天的远程操作来看,情况还算比较稳定。 按照国家规定,10号之前不会复工,我们现在也在讨论,接下来可能也会让大家远程居家办公。


许翰:其实之前我们有许多工作安排,但是疫情爆发后工作安排就被打乱了。我们团队主要业务是诉讼业务,需要和各方进行联络,比如和法院联络,是否要开庭、开庭形式是怎样的;比如和当事人联络,如果取证的话现在是否要暂停等等。

律师和专利代理人的工作有一些区别:律师一定要去取证,否则没有办法做原告;面对诉讼客户时候,视频很难取代面对面交流。所以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疫情影响之下,业务要怎么继续开展。

不过我相信疫情不会持续限制我们工作,可能以后工作中我们能够不采取面对面方式,都通过远程方式进行。

今天看到广东省一个新闻,原告、被告、法院 是通过手机微视频在线实现庭审;比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做了在线立案。我相信疫情早晚会恢复正常,其实就是看远程办公的软件、硬件,以及我们的心态、工作方式能不能适应这种变化,这个过程需要我们不断去磨合。


王小兵:疫情期间,隆天律所在1月29日第一时间成立了由合伙人和各业务部门负责人组成的疫情防控工作组,并在成立当晚召开了紧急微信会议。

我们对目前比较紧急的案件进行了梳理并做好了处理预案。隆天既有专利申请这类基础业务,同时也有一些诉讼案件。针对不同的案件我们做了不同处理。

比如专利申请的案件,我们做了一些时间梳理,要求代理人和客户做一些沟通和确认。一些比较紧急的案件,可能需要加个班。

针对诉讼案件,主要有三种情况:

1. 在2月3日-7日之间开庭的案件;2月6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有一件案子,当时我们比较着急,不确定是否能够开庭。令人欣慰的是,1月29日上午,法院主动打电话来告诉我们推迟了(给法院点个赞,节假日还在工作);

2. 针对2月上旬、中旬接近举证期限的案件,我们在2月3日第一时间主动联系主审法官,申请延期举证,目前已经得到法官的允许;

3.针对时限并不紧急的诉讼案件,相关文件和证据的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主要是通过线上办公比如邮件、微信的方式来准备,主办和协办律师密切配合。

目前来看,案件都得到了紧急处理,没有一件诉讼案件因为疫情的关系而耽误。总体来说,还是正常运转的。


王所,针对这次疫情,听说林达刘事务所在春节刚开始就进行了远程办公的准备工作,对于林达刘这样一个跨多个城市、人员众多的大型代理所,是如何协调全所的人员以及任务安排的,能否请您重点分享一下经验?

王骏顺:办公软件我们用钉钉,除此之外林达刘有自己的工作平台,代理人可以通过可以远程登录总部服务器,进入自己办公软件,这样安全性较高。必要的资料还是推荐大家发邮件。

我们所涉外业务比较多,日本客户和欧美客户非常理解我们现在的情况,一些案子可以电话会议等方式继续推进。我们现在的原则是“能不见面,就尽量不见面。”


许律师最近在远程办公当中有没有遇到什么难点,比如说在团队沟通或者客户沟通方面有没有一些情况可以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以前大多数情况,我们跟客户的还是需要当面交谈的,因为有很多事情电话或者远程是说不清楚的。最近来看,目前这种远程沟通还比较顺畅,比如说我们拉一个微信群聊一下,或者采用一些其他的辅助的软件都是可行的。但是这种应急情况短期内可以将就一下,但如果说疫情到了下半年还会对工作产生影响,那我们还是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解决途径,但是慢慢肯定会找到合适的工具或者方法来辅助工作。


此次疫情来势汹汹,有专家说在2月底会出现拐点,也有专家说要到4月份才能消灭疫情。2019年一直有声音说中国的经济步入寒冬,2020年刚开始又遭遇了这样的挑战。如果此次疫情持续带来长期影响,那么在长时间的在家办公、线上协作的工作模式之下,对于我们知识产权服务业将带来什么影响?

王小兵:疫情对知识产权服务业带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知识产权业务会缩减,疫情导致经济下行,客户都在维持生存,会将更多资源用于生产、销售、人工等环节,相应地,在知识产权服务的购买上肯定会锐减,这对知识产权服务业是不小的冲击(其他法律服务行业也一样);

2.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会更加关注成本控制,长期在家办公的模式下,对办公室的依懒性降低,对非业务岗位的依懒性降低,对线下市场活动的投入减少,所以可能会出现缩减办公面积、裁员等现象;

3. 对知识产权团队的协同性和凝聚力是一次考验,知识产权行业,特别是专利申请、商标申请这些基础业务,依赖团队协同作战,如果长期在家办公,不利于团队沟通和协同,将导致团队的沟通效率降低,团队工作效率降低,错误率上升,这些都会让客户对服务质量产生不满。

4. 对团队管理者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家办公和线上协助,团队成员分散各地,如果有效组织大家协同一致,提高工作效率,保持工作质量,这对管理者来说是挑战,需要有针对性的出台相应规章制度并时刻监督检查改进。


未来行业可能会面对转型,线上交流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该如何选择和适应新的推广及宣传方式?

王骏顺:建议通过线上平台发布一些公益推广,像智慧芽也有成熟的线上平台。要客户接受你,首先要让客户了解你,所以线上推广可以更多的让客户了解你。而现在陌生拜访、电话销售越来越难,所以线上这种公益推动,是很好的一种方式。

范成骥:公众号、抖音、快手、智慧芽平台,都是目前现有的线上宣传手段。在疫情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没办法接触客户,没办法取证、诉讼,那么这段时间正好是一个可以修炼内功的时机。

王小兵:(1)新的业务模式---知识付费。这对于现在事务所来讲,也是一个新的业务模式。(2)对于修炼内功:对于服务机构的要求会越来越高,所以需要自身不断的做更多的提高。

许翰:大多数公司是没有专门的法务的,所以更不要说专门的知识产权法务。知识付费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事情,因为受众小。我本人也做自媒体,工作之外也会接触一些朋友,所以也愿意在更多平台做一些评论、发表观点,让更多的人关注自己、了解自己。


有时候,危机也伴随着产生机遇。在此次疫情之下,各位嘉宾老师觉得是否会给我们服务业带来什么样的机遇或突破点?

王小兵:目前来看,线上业务模式在此次疫情期间会更具生命力。类似“线上知识付费”的商业模式,对我们知识产权服务业是一次很好的启发。知识产权法律服务本身来说就是高度专业化的服务,从业人员也都是专业性人才,从大量专业人力资源中,可以挖掘出海量的知识财富,如果我们能够用好这些资源,将其转化成知识产品,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对于中小型的服务机构来说,如何应对当下情况,各位有些什么建议?

王骏顺:疫情对中大型事务所来说影响比较小,而对于中小型事务所影响较大,尤其对做贯标、项目的事务所来说打击更大。可以做一些沉淀和反思,寻求转型。对于中小型企业,建议做一些员工培训,提升员工水平。

王小兵:对于中小型事务所来说,非常时期首先服务好现有的客户,挖掘现有客户的需求;我也建议事务所加强对员工进行培训和自身提高。知识产权行业正在进行着变革,现阶段知识产权越来越重要,所以更要做好准备,自我沉淀。

许翰:知识产权是个辅助行业,好坏都要看国家的基本层面。国家基本面好,这个行业就会容易做一些,而如果国家中小企业很难生存,那么知识产权行业也会唇亡齿寒。个人看好整个行业前景,具体到个别事务所如何发展,就需要抓住机会。


中美贸易协议的签署将对知识产权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有人说,行业的春天来了,各位觉得2020的行业前景会是怎样?

王骏顺:对于行业是看好的,未来5到10年,肯定会比现在的情况好。中美贸易协议前三分之一的内容都与知识产权相关,可见其重要性。从目前行业的收费情况来看,虽然比之前有所改观,但是行业内的差距仍然很大,和一些国家相比更是差别很大。所以中国的知识产权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可以期待,需要全体从业人员的努力。

王小兵:每个人对于春天的定义不同,可能有的人心里所期待的那个春天还没到来。从我自己从业12年的情况来看,整个行业确实好了很多,不管是社会的意识、诉讼的判赔额以及行业的情况,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我们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我们心中的那个春天,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近年来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客户对于知识产权行业服务的要求是在不断提高的,在这种要求下一定会淘汰一批落后、低价的服务机构。目前有些中小企业虽然意识还不够强,但是在其自身的发展过程中,一定会遇到会让其意识加强的契机,对律所和代理所来说,自身的沉淀和提高是非常重要的。

许翰:就目前行业的费用标准情况来看,确实不尽如人意。比如为什么一些新药总是在美国或者一些发达国家出现,这都是有原因的,知识产权意识需要整个大环境来孵化的。目前中国的知识产权行业情况确实一般,但相信随着国家的发展,行业的整体情况会逐渐变好。

王小兵:在这次疫情期间,很开心看到一些机构做了很多公益项目,比如智慧芽开放了VIP学习平台等等。呼吁国家出台政策给与扶持,比如出台一些资助企业支付知识产权费用的政策。


更多大咖直播细节·请扫码回看

以上就是本次直播内容,感谢收听~

下一次直播,你想听什么内容?

欢迎在微信公众号评论区留言!

ICP证:苏B2-20170065    ICP备案号:苏ICP备16059928号-2

Copyright © 智慧芽 All Rights Reserved